朝歌

「MO」钓鱼国与盆栽国

岚大陆有五个国家,分别是钓鱼国、迷彩国、泡澡国、游戏国、盆栽国。
五个国家友好相处,已经十八年没发生战事了。
……
最近钓鱼国和邻国发生了些摩擦,两国子民互看不顺眼,经常能看见钓鱼国的子民与盆栽国子民站在国界线边对骂。
无论两国子民额头撞额头骂得如何脸红脖子粗,都没有人跨越一步,因为一旦超过那条线,就是落入敌军地盘了。
那时候后果往往都是被敌方群殴,殴得别国的子民都不认识。
“你小子是笨蛋吗!!”
“哈?!你说什么?!居然敢说本大爷笨蛋?!”
各方后援摩拳擦掌,只等着己方花些手段让敌方落入自己的地盘。
聚精会神围观着争吵的子民们并没有注意到,别国子民溜达了过来凑热闹。
“今天是翔太郎和道明寺啊。”
“啊,揪衣领了!”
“翔太郎完全不是对手呢。”
可怜的翔太郎脚尖离地,被道明寺提了起来,正红着脸拼命挣扎。
波多野不忍直视,转过头却发现,左边的山田太郎不知去向。
“太郎呢?”
御村托也抬了抬下巴,顺着方向看去的波多野瞪大了眼睛。
山田太郎溜到了翔太郎身后,轻轻一推,翔太郎砸到了道明寺身上,嘴对嘴,chu 了。
“……”
全场寂静无声。



打,还是不打,是个问题。



八女义男对于与邻国“友好交流”的活动完全没有兴趣,况且他现今正处于钓鱼国,钓鱼国子民可爱善良,他又怎么会去敌对呢。
八女义男一边抱着资料,一边找着本应放在白大褂口袋里的钥匙。
糟糕,好像忘记带了!
找遍自身的八女义男敲了敲门,祈祷着同租人没有参加那个无聊的活动,他断断续续敲了十分钟,没有人开门。
沮丧的八女义男转过身,背靠在门板上叹了口气。
卡嗒。
隔壁的门打开了,露了半张脸的榎本径面无表情的看着他。
三二两下就开了门的榎本径在八女义男热情的邀请中,鬼使神差的坐在了邻家的沙发上,八女义男脱下了白大褂,正在泡茶。
八女义男把茶放到了榎本径面前,看着榎本径搓着手指的样子,不知为何就伸出了手。八女义男的手有些凉,大概是泡茶前洗过手的缘故,那只手覆在榎本径的手上,轻柔的摩擦了几下他的拇指。

“失礼了,每次看到榎本君的这个动作,就很想这么做了。”









「MO 」

呆瓜国王还是很喜欢溜肩王妃的,王妃长得好看,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,吃东西时像极了某种小动物的样子,十分可爱。
王妃还会替他处理文件,更重要的是,王妃不阻止他钓鱼!
国王拎着渔具来到了海边,渔夫二宫从小木屋里慢吞吞的,极不情愿的溜了出来。
“哟,又来了。”
“嗯,想钓金枪鱼!”
“很有干劲嘛。”渔夫二宫觉得夏日的太阳实在是太热情了,热情到过分,难以忍受。整个人都蔫儿吧唧的,有气无力的指着自己的小渔船说:“老规矩,十个金币一小时。”
呆瓜国王爽快的把一袋子金币塞到了渔夫怀里,欢欢喜喜的带着渔具上了船。
渔夫二宫数了数袋子里的金币,幸福到晕厥。
呆瓜国王钓了两天两夜,终于在天空泛起鱼肚白的时候如愿以偿的钓到了条金枪鱼。
呆瓜国王开心的收拾好渔具开着渔船回去,一下船就抱着金枪鱼闯进了渔夫的小木屋。
“nino 快看!是金枪鱼!”
呆瓜国王得意到不得了,也没注意到所谓的渔夫二宫海拔高了,还高他一个头,身上穿着亮闪闪,一看就壕无人性的衣服。
“好厉害呢。”
商人笑得很真诚,声音有些奶声奶气的,呆瓜国王仰着头看着他。
一个十分帅气的浓颜。

“当我遇见他的时候,所有星星都落在了他的头顶。”



「AN 」来日方长





“和也、和也!”
二宫和也接住了飞扑过来的惠子,顺带揉了揉她的脑袋,小姑娘笑得甜甜的,揪住了他的衣角,“想和也!”
“我也想惠子了。”
“想小和!”
门口站着的相叶雅纪睁着双好看的杏眼,期待的看着二宫和也,他的头发湿漉漉的,脸也是,水珠从额角滚了下来,顺着下巴滴落。
“相叶氏,你这是刚从水里出来?”
二宫和也向惠子讨了张手帕,给相叶雅纪擦了擦脸,相叶雅纪闭着眼,任由二宫和也糊他一脸。
“好了,进去。”
二宫和也把手帕塞到相叶雅纪手里,与惠子手拉手进了屋,相叶雅纪跟在身后看着一大一小悄悄话,也不知二宫说了些什么,小姑娘被逗得咯咯直笑。
“惠子该去洗澡了哦!”
“是!”
等惠子去洗澡的时候,相叶雅纪拉着二宫和也回了房,从桌子上拿了瓶药酒,二宫和也自觉的脱去上衣,趴在了床上。
“如何?”
二宫和也眯着眼享受着力度适中的按摩,对顶上传来的问话哼哼几声。
“已经是大师了,相叶先生。”
相叶雅纪轻声笑了起来,二宫和也不用看也知道相叶低着头笑的样子,一定是把褶子都笑出来了。
但是很温柔,相叶的笑很温柔,人也很温柔。
二宫和也迷迷糊糊的想着,然后睡了过去,梦到了和相叶雅纪初次见面的时候。
从战场撕杀出来的二宫和也身上沾满了血迹,踩着踉踉跄跄的步伐来到了一片竹林里。
那天的阳光有些刺眼,二宫和也站在竹林里,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,背着孩子蹲在地上的相叶雅纪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回过头看着这个身穿盔甲带着刀的不速之客。
不速之客退后了一步,突然倒了下去。
画面一转,一黄一绿和服的二人带着个奶娃娃走在热闹的街道上,小小的惠子咿咿呀呀的叫着,两只小手拉着相叶雅纪的头发,坐在相叶雅纪的脖子上兴奋的晃动。
“好疼、好疼!小和救救我!惠子别扯了,会秃的!”
被强行拖出来的二宫和也笑够了,向惠子伸出手哄道:“惠子,来这里!”
惠子极其喜欢他,开开心心的向他伸手,放过了相叶雅纪的头发。
“真乖!”
二宫和也亲了亲惠子,惠子开心的笑了起来,效仿他的动作在他脸上亲了一口。
“啊,我也要!”
相叶雅纪凑了过来,惠子眨巴着双杏眼看着二宫和也。
“去亲一口相叶氏,惠子。”
二宫和也笑着让惠子向前倾,惠子会意的吧唧了一口相叶雅纪,在他脸上留下了些口水。
二宫和也哈哈大笑,相叶雅纪也跟着笑了起来,然后飞快的突袭了。
“我喜欢小和,想永远一起的那种喜欢。”


“醒了?”
“啊,惠子呢?”
“睡了,你睡了好久。”
“因为雅君在啊,所以睡了好久。”
相叶雅纪伸手糊了他一脸,糊完后就亲了一口。
“我也想雅君了。”
“一直,一直很想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
天亮的时候,二宫和也就要回松本将军那里去了。
然后又要等很久才能见面。
相叶雅纪握紧了二宫和也的手。
他说:“没关系,来日方长。”
余生还要一同度过。

「舞驾」小一号的哥哥们

舞驾五郎最近有些苦恼,那些苦恼让他不得不放下手头上的工作,向上司请了假,呆在家中照顾他的哥哥们。
是的,他苦恼的来源,正是他那四位哥哥。


“早上好,五郎!”
舞驾二郎趴在五郎身上噘着嘴打招呼,然后被起床气严重的五郎掀下了床,二郎‘啪叽’一声摔下地,满脸惊慌失措的坐在地上瞪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看着最小的弟弟。
五郎这才注意到二郎穿着件不合身的白衬衫,袖子长出一大截,还因为溜肩的缘故,露出了一边的肩膀。
“……过来。”
小了一号的二郎伸着小短腿吧嗒吧嗒的跑到床前,用委屈的上目线看着五郎。
五郎揉揉了二郎柔软的头毛,给自家委屈的小仓鼠说了句对不起,小仓鼠仍旧噘着嘴。
“饿不饿?我这就去做早餐……”
抱着二郎下了楼,就闻到一股香气,从厨房飘出来的,五郎楞了一下,把二郎放到沙发上,到厨房一看,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垫着脚站在凳子上,挥着大大的勺子煮着食物。
“三郎?”
“啊,五郎,早上好,早餐很快就好……”
三郎被五郎从腋下托起,从凳子上腾空而起,五郎把他放在了厨房门口,顺手拿走他手里的勺子。
“去叫一郎四郎。”
“是!”
三郎踩着小拖鞋哒哒哒的从沙发前跑过,又倒退了回来。二郎坐在沙发上,拿着张大报纸,聚精会神的看着。
“二郎,早上好!”
“哦,早上好!”
完成了道安的三郎小朋友哒哒哒的跑上楼,声响之大让二郎不禁担心起三郎要是一个不小心摔跤了怎么办。
‘啪叽’一声,二郎紧张的扒着沙发探出脑袋看向楼梯,小小的三郎手脚并用,站了起来,若无其事的哒哒哒跑上楼。
“不愧是三郎啊……”



三郎垫着脚悄咪咪的拧开门,溜进了四郎房间,床上隆起的被窝让三郎眼睛亮了亮,蹑手蹑脚的爬上了床,然后张开双手扑了上去。
被窝里面对面蜷缩着睡的一郎四郎被砸醒了,三郎掀开被子,被四郎挣扎着伸出来的手糊了一脸。
“你给我下来,笨蛋三郎!”


“早上好,四郎、一郎……”
“五郎早上好!”
一郎被四郎牵着手下楼,身后跟着个被欺负成小媳妇状的三郎。
“真可爱。”
五郎把早餐端上桌,看见白白嫩嫩还睡眼惺忪的一郎,从兜里掏出手机咔嚓咔嚓的照了几张,还上手捏了捏一郎的脸。


「KS 」

乐屋的门一关上,大野智皱着八字眉从另一个沙发移坐到了埋头看ipad的松本润旁边。
松本润抬头看了他一眼,再看看只有两个人的乐屋,正打算抱着ipad去另一个沙发坐,却发现被自家队长抓着衣角。
“太近了,leader 。”
松本润用腿撞了撞大野智的腿,想让对方坐过去点,哪怕是拉开一点距离,然而大野智却贴得更近了。
“怎么了?”
这么近完全没办法专心工作,松本润只好把工作先放到一边,难得leader有事找他,让他也好奇起来究竟是什么事,得等到信号灯三人出门才能说。
大野智支支吾吾了半天,松本润好心提醒了一下,那三个人出门已经有十分钟了。
“松润觉得nino 喜欢你吗?”
这是什么问题?
虽然觉得似乎哪里不对劲,但松本润还是回答说:“nino 更喜欢leader 你吧,以前就这么觉得了……怎么了吗?”
“没有。”
“真的?”
“真的。”
“没骗我?”
“没骗你。”
越是这么说,越是好奇啊……
松本润长手一伸把大野智禁锢在怀里,正想着威逼利诱,乐屋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。
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
从二宫和也身后探出头的相叶雅纪疑惑的看着他们,背后还传来樱井翔问怎么了的声音。
“啊,你们回来了!”
大野智挣脱开松本润的手,快速的坐到原来的沙发上,拿起翻到一半的钓鱼杂志看了起来。
“嗯,回来了。”
二宫和也拿着游戏机坐到了大野智旁边,顺势躺下,枕在了大野智腿上。
松本润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些什么,但又什么都不知道。
樱井翔把袋子放到了桌上,食物的香味飘出,感受到了明显的饥饿感,松本润伸手撩开了袋口,自然而然的给大家分食。
“知道吗,刚才差点就被认出来了。”樱井翔脱下外套,接过松本润递来的荞麦面。
“是啊,好险!”
“还不是因为你们一个太显眼,一个太地味,我说,翔酱你其实觉得没被认出很可惜吧!”
樱井翔捂着塞得满满当当的嘴笑了起来,只有相叶雅纪对二宫和也进行了反击。
“nino 你的T恤人字拖也很好认啊!快点从leader 身上起来,leader 也不方便吃了!”
“是,是。”
二宫和也放下游戏机坐了起来,还伸手拍了拍大野智的屁股。







「MO 」捉迷藏

也不知道是谁先提议的玩捉迷藏,两轮剪刀石头布的对决后,胜出的酒鬼们欢呼了一声,让舞驾五郎闭上眼睛数到二十。
舞驾五郎闭着双眼,慢慢的数着,一边留心听着动静。
“十八……十九……二十!”
五郎睁开了眼,粗略的扫了一圈因庆祝缘故而凌乱的大厅,抬起脚就往厨房走去。
冰箱,没有。
橱柜,没有。
天花板……也没有。
五郎走上了二楼,正打算从一郎房间一间一间查过去,却看到自己房间的门被人打开了个缝。
脚尖一转,悄悄地往自己的房间走去。
床上的被子隆起,似乎藏了个人。
舞驾五郎一把掀开被子,看到舞驾一郎抱着他的枕头睡得正香。


慎fo ,感谢。

一个脑洞存放地。
感兴趣的cp 会写,有爱就好。

十分喜欢舞驾设定。

「MO」钓到一条鱼(中?)

少许竹马。







“翔酱,”大野智低头看着不知何时出现扒拉着他裤脚的樱井翔,委屈的说:“润君和我签了契约的。”
樱井翔睁着一双好看的大眼睛看着大野智,声音有些颤抖:“尼桑你先把我放下来,我恐高……”
“啊,抱歉。”
大野智把小樱花放了下来,樱井翔舒了一口气,放开了大野智的裤子。
樱井翔拍了拍大野智的肩膀,安慰道:“尼桑你别难过,松酱可能只是遇到些什么困难呢,毕竟你们的契约还在呢。”
“松酱?”
“他也叫我樱酱啊。”
“关系真好啊。”
大野智吸吸鼻子,愈发委屈。
润君都没叫过我大酱呢。
他都是叫你智的好吗。
樱井翔捂脸,尼桑你也太好读了吧?!
“大酱!”
相叶雅纪挥着手中的扇子,从远处向他们跑来,然后摔了个狗啃泥。
相叶雅纪爬了起来,拍拍腿上的泥土,继续向他们跑来,然后又摔了个狗啃泥。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
大野智和樱井翔就这么看着相叶雅纪摔了一路又倔强的爬起来,直到来到他们面前。
“大酱!翔酱!润酱呢?”
大野智沉默的指着大海,樱井翔叹了口气。
“润酱他……跳海了?”
“不是,他回家了。”
樱井翔抱着自己的本体,生怕大野智要是一个冲动起来就把他扔进海里去。
相叶雅纪张着菱形嘴哦了一声。
“那你们在这做什么?润酱不在,我们一起去跳八组里奶吧!”
“润君,不回来了。”
“欸?!”
樱井翔看着十分低落的大野智,连忙给相叶雅纪打眼色,相叶雅纪收到且回了个wink。
“大酱不要难过,我们去喊润酱回来吧!”
“尼桑已经喊过了!”
樱井翔抱紧自己的本体,瑟瑟发抖。
“再试试吧,人多力量大!”
相叶雅纪拉着大野智和樱井翔跑到海边,摆出了呐喊的标准姿势。
“松~本~润!”
“松~本~润!”
“松~”
“吵死了,笨蛋!”
一个贝壳砸中了相叶雅纪,二宫和也出现在他们面前,一脸不耐烦。
大野智跑进水里,二宫和也皱着眉看他。
“大叔你要寻死就去别的……”
“让润君来见我。”
“都说了他不会回去了!”
“那我也不会回去了。”

大野智在海边盖了间小屋,二宫和也没少去串门,吐槽大野智像个老爷爷一样的作息生活,和樱井翔拌拌嘴,一起下下棋,然后等到相叶雅纪带着宝石般笑颜进来的时候,二宫和也就会扔下下了一半的棋,去欺负相叶雅纪。

樱井翔撑着腮帮子坐在小凳子上,看着松本润浑身湿漉漉的从海里走上来。
“尼桑已经睡着了。”
松本润点点头,他看起来不太好,脸色苍白,没什么精神。
樱井翔把双手揣进袖子里,拦到门前。
“松润,不要伤害智君。”
“也不要伤害自己。”

大野智抱着膝盖坐在窗下面,小小的打了个哈欠。
好困。
润君就不能挑个早点的时间来吗?

“大叔你,偷听了吧!”
樱井翔在外面和相叶雅纪玩沙子,二宫和也懒洋洋的趴在桌上,戳着大野智做的泥人。
大野智坐在旁边,同样趴在桌上,半睁着眼看着二宫和也戳泥人。
“嗯,因为每次润君来的时候,都会有海的味道……”
大野智嘟囔着,仿佛快要睡着了的样子。
“人鱼当然会有海的味道,大叔你还住在海边呢!”
“ふふ,不同的,润君的味道。”
“哪里不同了……”
二宫和也闻了闻自己的手臂。

“相叶氏!我是什么味的?”
相叶雅纪凑了过来,二宫和也有些不自在的小退一步。
“笨蛋,太近了!”
“等等!”
相叶雅纪拽住二宫和也的手,凑到了他的颈边,一抹红悄悄爬上了二宫和也的耳边。
“小和好香啊,麻婆豆腐的味道!”

樱井翔看着二宫和也毫不留情的把相叶雅纪踹进水里,有些感叹。
“爱情的巨轮说翻就翻。”

“翔酱有没有喜欢的人呢?”
樱井翔选择沉默,相叶雅纪也不在乎他的沉默,继续少女托腮状。
“我好像喜欢小和了。”
就坐在相叶雅纪旁边的二宫和也红着脸拍了一下相叶雅纪的头,轻轻的,没什么力度,相叶雅纪却捂着头喊疼,要小和的亲亲抱抱才能好起来。

辣眼睛!
樱井翔收拾好包袱,决定出去散散心,顺便看看这个世界。
有多少好吃的。

大大小小的酒壶乱七八糟的躺在地上,松本润跨过地上呼呼大睡的相叶雅纪和被搂在怀里的二宫和也,顺手给他们盖了张被子。
大野智趴在桌子上,一手抓着个酒壶,红扑扑的脸蛋,似乎喝了不少。
松本润挑眉,轻轻的把酒壶从大野智手里抽出来,好在人睡得沉,并未惊醒。
正想把大野智放回床上,刚搂住腰,就被抓住了衣领。
“最喜欢润君了。”
大野智笑得软乎乎的,凑过来的样子十分可爱。
松本润舔了舔对方柔软的唇瓣,一手搂紧腰,一手按在他的后脑勺上加深了这个吻。

「MO 」钓到一条鱼


大野智钓到了一条鱼,有着完美浓颜的鱼,那条鱼大概是皇族的,优雅而又高贵,即便是仰着头看着他,说话也是上位者的口吻。
人鱼说:“你就是……”
大野智把他扔回了海里放生了,他皱着八字眉,嘟囔了一句:“不是金枪鱼啊。”
人鱼从海里探出头,凶巴巴的告诉大野智:“你这个月再也别想钓到金枪鱼了,人类!”
然后一头扎入水中,漂亮的尾巴大力的掀起水花,糊了大野智满脸。
大野智感到十分愤怒,还有点小委屈。
钓不到金枪鱼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!
为表示他的愤怒,大野智把装鱼的桶狠狠地,砸入水中,还是不解气,把鱼竿也扔进了水中。
大野智决定睡一觉,没什么是睡一觉解决不了的事情,如果有,那就睡两觉。
松本润悄悄地把桶和鱼竿放回船里,睡梦中的大野智翻了个身,嘟囔了一句金枪鱼。
松本润气得直接上手捏了捏他的面包脸,鱼、鱼、鱼!整天就知道钓鱼,都晒这么黑了,还要钓鱼!
越想越气,松本润多捏了几下软软的面包脸。
悄咪咪趴在船边的二宫和也甩了甩尾巴,暗自吐槽一句,想对人上下其手很久了吧!大叔的脸有什么好捏,我可是童颜啊,弟弟!
“nino 。”
二宫和也一头扎进水里,没过多久几条金枪鱼就被扔进船里。
松本润把鱼都放进桶里,深深地看了几眼大野智,跳进水里和二宫和也一起离开了。

大野智钓到了一条鱼,有着完美浓颜的鱼,那条鱼大概是皇族的,优雅而又高贵……
等等,怎么这么眼熟?
啊!那条诅咒他再也不能钓到金枪鱼的人鱼!
大野智正想再次把他扔回水里,人鱼早已料到,一手撑着船的边缘,冷着脸抓住了大野智的手。
近距离面对面,使得大野智很好的看清人鱼那张好看的脸,好看的眼睛。
“签契约吧,人类。”

大野智喜欢自由,所以他从未签约过任何的式神,偶尔会帮邻居画符驱妖,更多的时候喜欢跑去钓鱼,或是静坐着画画。
还喜欢去相叶家跳舞,捎上樱井翔,三人一起放飞自我。
作为一个不像阴阳师的阴阳师,大野智一口回绝了松本润。
“如果不签约,你一辈子都钓不到金枪鱼。”
“一,辈,子。”
大野智是那种因为区区小事就妥协的人吗?

是。
大野智拎着满载而归的桶,身边是那条新签约的人鱼,他们一起回了家。

大野智后悔了,签约后再也没有自由,松本润不许他天天去钓鱼,不许他捎上樱井翔去相叶雅纪家跳舞。
他苦着一张面包脸,噘着嘴,看着松本润蹲着身子给庭院里的小樱花浇水。
浇完水后,松本润一脸傻爸爸的样子和小樱花说话。
“润君,我可以……”
“不可以。”
松本润头也不回,大野智怒了,拍桌而起,究竟谁才是式神!
“怎么了吗?”
松本润看着大野智气鼓鼓的脸,有些无奈的走过去抓起他的手。
“疼不疼?”
“疼!”
松本润轻柔的捏捏他的手,向人再靠近了些,仗着身高优势,落下了一个吻。
“痛痛飞~”

松本润出门了,说是要回家一段时间。
大野智开心的抓起鱼竿和桶就往外跑,决定钓个三天三夜。
他钓了好多好多的鱼,拎着几条鲜美的大鱼,捎上樱井翔跑去了相叶家。

六天了,松本润离开六天了。
大野智突然不想钓鱼了,之前钓的鱼还有很多很多,都养在了庭院里,也不想捎上樱井翔去相叶家跳舞了。
他趴在了桌子上,看着庭院里的小樱花,睹物思人。

“尼桑,你怎么了?”
樱井翔看见大野智委屈的撇撇嘴。
“想润君了。”
好一阵沉默,大野智抬头,看见樱井翔一脸痛苦的扒拉着自己的头。
我是谁我在哪要到哪里去?
大野智善解人意的拍拍樱井翔的手:“不舒服的话就好好休息吧,我要等润君回来……”

大野智等了好久,也没等到松本润。
有些难过,他蹲在小樱花旁边说,润君好像不要我们了。

大野智捧着小樱花去了钓到松本润的那片海,他高举着小樱花大声的说,润君你再不回来我就把小樱花扔了喂鱼!
二宫和也探出水面,一脸悲痛的看着他。
离开吧,带着它走吧,润君不会再回去了。
说罢一头沉入海里。
大野智捧着小樱花,看着大海一片茫然。
他们可是签了契约的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「MO」kiss

"尼桑尼桑,我可以亲你一口吗!"
二郎涂了润唇膏,唇瓣看起来水润光泽,十分让人有想亲一口的欲望。
"不要!"
然而那些人里不包括一郎,一郎鼓起了他的面包脸,十分凶的拒绝了二郎。
二郎很难过,但二郎还是想亲亲自家大哥,他就这么个尼桑啊!
二郎缠了上去,带着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,一郎奋力抵抗,最终忍无可忍给了二郎一拳。
二郎委屈。
二郎很委屈。
他只是想亲亲他的哥哥,这都不可以吗?
"ねね,二郎和我chuchu吧!"
当着四郎人型头枕的三郎目睹了二郎强吻不成反被打的戏码,莫名兴奋的对坐在地板上的二郎说。
二郎睁着他的大眼睛,看了看枕着三郎大腿仿佛一心沉迷在游戏世界里的四郎,欣然同意。
二郎跪坐在地上仰着头,三郎慢慢低下头,慢慢靠近。
"……"
三郎撅着嘴快速的在二郎唇上亲了一下,两人迅速分开。
四郎仍旧握着游戏机,但他似乎睡着了,闭着双眼,而屏幕上显示着game over。
"四郎……"
三郎弯下腰在四郎耳边轻轻的喊了一声,四郎毫无反应,直到三郎想轻轻的把四郎抱上楼的时候,四郎推开了他,踩着拖鞋嗒嗒嗒的上楼了。
二郎若有所思的托着下巴,耳边传来了一郎哒哒哒的跑向门口的声音。
‘啪嗒’,门开了。
五郎接住了一开门就扑上来,黏糊糊的,黏得紧的一郎。
"我回来了。"
"欢迎回来!"
一郎垫着脚亲了五郎的脸,然后转身就想跑。
五郎反应很快,一把抓住了就快溜掉了的一郎,扯着后领把人拉了回来抵在墙上,双手捧着他的脸,吻了下去。
二郎委屈。
二郎很委屈。
二郎要离家出走。
二郎群发了信息表明要离家出走。
然后他收到了几条信息。
舞驾君可以和我去钓鱼!——智子
舞驾桑无处可去的话可以来我这里哦!——雅子
大半夜的还是不要乱跑好了,舞驾君。——和子
舞驾桑,怎么了吗?——纯子